旗袍 一個時代夢一般的奢華記憶


​​  著一身旗袍的女子,當真是如夢一般的美,呼吸之間都是淡淡的香氣,帶著夢一般的迷離。或是行走于青石板的小橋之上癡癡地看那水中魚兒悠遊,或是靜靜地坐在陽台的藤椅上翻閱泛著墨香的書頁,抑或是置身于鬧市之中,挎了籃兒去買菜。一行一頓處,舉手投足間,處處都是美。

​       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旗袍就是中國女人居家或社交的通常服飾。差別是有的,有錢人家,講究質量好的,一般人家,就不太講究了。但不論如何,那時中國女人都穿旗袍。

​  旗袍原系旗人裝束,幾經沿革,一脈至今。那個年代的旗袍,其大體形制沿襲了前朝舊事,卻也融進了新進的時代意識,它是時代精進的形象見證。由于旗袍的發展概括了一個時代的風貌,所以,它不僅是服飾,不僅是審美,更是文化。也許還不僅是文化,更是一種民族精神。都說中華舊邦生性守舊,其實不然。單以旗袍爲例,當西方女界尚在推行束胸時代,我們不僅毅然抛棄裹足陋習,更把舊式服裝改造爲領先潮流的時尚。

​  旗袍款式的演進,充分說明國人審美觀念的趨時與前傾姿態。傳統的寬袍大袖,腰間束以很寬的腰帶,原是爲了適應遊牧的草原生活,幾經改進,頓時變成如今窄幅緊身、收腰、開衩的時尚裝束,這是一個姿態優雅的華麗轉身。它充分展露女性的胴體美,頸部、胸部、腰部、臀部,凡是足以顯示女性體態之美的部分,它都沒有放過。旗袍相當重視女性的這種身體資源,它全面而無保留地掌握了女性凹凸有致的體形優長,它推進並充分地展現這種美感。

​  旗袍作爲一種服飾,它的好處是欲顯故藏,是半遮半露,是開合有致,是讓人在隱隱綽綽之間能夠更充分地想象。旗袍的魅力不啻是一個始終如一的“誘惑”。中國旗袍裝扮了中國女性,旗袍讓中國女性更美麗也更自信了。這簡直就是一支神筆,華貴而不事張揚,簡約而含蘊豐富,它適中、含蓄而又充盈情趣與風韻,精致地勾勒著中國女性的美麗身段,絕不輕易放過任何可以展現女性之美的細節。它是中國女性貼身的“閨中密友”。

​  經過改造的現代旗袍,在中國流行于二十世紀最初的年代,成熟于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四十年代是旗袍的鼎盛時期。在中國,當時領風氣之先的,不僅是藝術界人士和社交名媛,更有文化界和政界的高層人士,許廣平、林徽因、謝婉瑩、陸小曼、王映霞……這些知名度極高的女性,她們個個風姿綽約,往往也是身穿旗袍引領審美潮流的前行者。穿著旗袍最美的要數宋慶齡了,那張與蔡元培、魯迅諸人在上海與蕭伯納聚會的照片,她一身合體的旗袍,外套一件長款的開襟毛背心,溫婉地微颔著,文靜而優雅。她的造型已經成爲中西融合的旗袍經典。

​  可惜的是,上世紀五十年代以後,旗袍被認爲是不合時宜的服飾,逐漸被列甯裝、“布拉吉”,甚至軍裝所取代。自那以後,數十年間,中國女性的魅力身影消失在曆史的風煙之中,女性服飾的男性化逐漸成爲不可抗拒的趨勢。

​  時代的開放召喚著人們審美意識的回歸,女人們重新穿起了她們鍾愛的旗袍。她們恢複了自信。越劇演員茅威濤曾有一段記述:浙江小百花越劇團應邀出席德國維斯巴頓藝術節,當日演出過後,她們應邀出席晚宴,身爲團長的茅威濤請求主人留出半小時換裝的時間。半小時以後,所有的演員身著各式旗袍魚貫而出,在明亮的燈光下,旗袍展示了中華女性的華麗與優美,一時全場驚豔! 女人們重新穿起了她們鍾愛的旗袍。

我們將不定期的舉行旗袍等一系列沙龍活動,讓喜愛旗袍的您更自信、美麗與高雅!

更多旗袍美文 請微信搜索關注 “卓瑪姑娘” 公衆號​​​​​​​​​​​​​​​​​​​​​​​​​​​​

分享給大家,以上圖片及文字均來源于網絡,聯系即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