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于意


淳于意(公元前205?~前150年),西漢臨淄(今山東淄博)人,因曾任齊國的太倉長(一說太倉令),人稱倉公。年輕時喜鑽研醫術,拜公孫光爲師,學習古典醫籍和治病經驗。公孫光又將倉公推薦給臨淄的公乘陽慶。當時公乘陽慶已年過六十,收下淳于意爲徒,將自己珍藏的黃帝扁鵲脈書、根據五色診斷疾病、判斷病人預後的方法、以及藥物方劑等書傳給他。三年後倉公出師四處行醫,足迹遍及山東,曾爲齊國的侍禦史、齊王的孫子、齊國的中禦府長、郎中令、中尉、中大夫、齊王的侍醫遂等診治過疾病。當齊王劉將闾爲陽虛侯是(公元前176~前164年),淳于意曾爲其治愈了關節炎一類疾病,還隨從將闾來過長安(今陝西西安),並爲安陵(今鹹陽東北)阪裏的項處診治牡疝病。

齊文王(公元前178~前167年在位)患肥胖病,氣喘、頭痛、目不明、懶于行動。淳于意聽說後,認爲文王形氣俱實,應當調節飲食,運動筋骨肌肉,開闊情懷,疏通血脈,以瀉有余。可是有一庸醫施以灸法,使文王病情加重致死。于是王公貴族誣滔倉公“不爲人治病,病家多怨之者。”加之同時趙王、膠西王、濟南王請倉公爲其治病而未至。官府聽信誣告,把淳于意傳到長安受刑。淳于意生有五女,當皇帝诏書進京問罪時,他感傷無男隨行。于是小女兒堅持隨父進京、並上書朝廷,申述父親無罪,並願意爲奴以換取父親的自由。經漢文帝诏問,遂使淳于意被赦免而回故裏。淳于意在應诏回答漢文帝詢問時敘述了自己學醫、行醫的經過,業務專長、師承、診療效果、病例等,史稱:“診籍”(即診病的簿記)共計25個病案。他所答诏的病案格式一般均涉及病人的姓名、年齡、性別、職業、籍裏、病狀、病名,診斷、病因、治療、療效、預後等,從中反映了淳于意的醫療學術思想與醫案記錄上的創造性貢獻。

淳于意象秦越人一樣,並沒有把醫學經驗的傳授限定在神秘而狹小的範圍內,而是廣泛傳授醫術,他因才施教,培養宋邑、高期、王禹、馮信、杜信、唐安以及齊丞相府的宦者平等人,是秦漢時期文獻記載中帶徒最多的一位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