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谧


皇甫谧,名靜,字士安,自號玄晏先生,安定朝那(今甘肅平涼,一作靈台)人,後隨其叔父移居至河南新安(今河南繩池縣附近)。其曾祖是漢太尉皇甫嵩,但至皇甫谧時,家境已清貧,而他幼時也不好讀書,直到二十歲以後,才發憤讀書,竟至廢寢忘食,終于成爲當時著名文人。《晉書·皇甫谧傳》說他“有高尚之志,以著述爲務”,林億在校《甲乙經》的序言中稱他“博綜典籍百家之言,沈靜寡欲。”當時晉武帝曾征召他入朝爲官,他婉言辭絕,在他的《釋勸論》中,表達了他對愛好醫術的願望,對古代醫家扁鵲、倉公、華佗張仲景的仰慕之情,深恨自己“生不逢乎若人”。晉武帝愛惜其才華賜給他很多書。由于他身體素弱,加之長年勞累,也卷入當時社會上服食之風,後來竟罹患風痹,右腳偏小,十分痛苦,幾至自殺,自此立志學醫,終于習覽經方,遂臻其妙。”(皇甫谧《針灸甲乙經·林億序》人民衛生出版社影印本1995)。對此,他不無感慨地說:“若不精通醫道,雖有忠孝之心,仁慈之性,君父危困,赤子深地,無以濟之,此因聖人所以精思極論,盡其理也。由此言之,焉可忽乎?”(皇甫谧《針灸甲乙經·自序》人民衛生出版社影印本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