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翁與程高、郭玉


郭玉(公元1~2世紀),東漢廣漢郡(今四川新都縣,一說廣漢縣)人,是漢和帝時最負盛名的醫學家。

郭玉的師祖是一位隱士醫學家,即四川涪水附近以釣魚爲生的一老翁,世人不知其姓名,所以稱爲“涪翁”。史志記載:“涪翁避王莽亂隱居于涪,以漁釣老,工醫,亡姓氏。”(《直隸綿州志隱逸》卷41),涪翁“所居處爲漁父村”,“在涪城東四裏”(《三台縣志?方使》卷9),涪翁“乞食人間,見有疾者,時下針石,辄應而效,乃著《針經》、《診脈法》傳于世。弟子程高尋求積年,翁乃授之。”(《後漢書?方伎列傳》),綿州人民爲了紀念他。將涪翁列入南山十賢堂,又有“涪翁山石刻”、“漢?涪翁像碑”等勝迹。

郭玉的醫術、醫德和對針灸與診法的貢獻,爲朝野所歎服。他死在官任上。

程高也是位隱士醫家。廣漢(今遂甯縣東北,或今射洪縣)人。郭玉年少時拜程高爲師,“學方診六征之技,陰陽不測之術。”在漢和帝時(公元89~105年)爲太醫丞,治病多有效應,皇帝感到奇異,爲試驗郭玉診脈技術,使一手腕肌膚似女人的男子,與女子雜處帷帳中,令郭玉各診一手,問郭玉此人所患何病,郭玉診脈與望形色相兼,診出其中有故,說:“左陰右陽,脈有男女,狀若異人,臣疑其故。”皇帝爲之贊歎不已,郭玉醫術高明,醫德高尚。爲人診病“仁愛不矜,雖貧賤厮養,必盡其心力”,但在爲貴人治病時,往往療效不很滿意。皇帝派一個貴人患者,換上貧寒人的衣服,並變換居處,請郭玉診療、郭玉一針而愈。皇帝诏問郭玉,郭玉回答說:“醫之爲言意也,腠理至微,隨氣用巧,針石之間,毫芒即乖,神存乎心手之際,可得解而不可礙言也”。反映了他在診治疾病時全神貫注,爲病人負責的精神。郭玉對答中分析了爲貴人診病的難處,他說:“夫貴者處尊高以臨臣,臣懷怖懾以承之,其爲療也,有四難焉:自用意而不任臣,一難也;將身不謹,二難也;骨節不強,三難也;好逸惡勞,四難也。針有分寸,時有破漏,重以恐懼之心,加以裁慎之志,臣意且猶不盡,何有于病哉”?郭玉以上論述正確估計了存在于東漢王公貴族的生活和思想行爲對疾病診治的不良影響;同時也科學地揭示了醫生診治不同社會地位的患者所存在的心理障礙。他是繼扁鵲之後又一個對醫療社會與心理有研究的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