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仲景——醫聖的千古美談


張仲景(約公元150~154年——約公元215~219年),名機,字仲景,漢族,東漢涅陽縣(今河南鄧州市穰東鎮)人。東漢末年著名醫學家,被後人尊稱爲醫聖。

張仲景(約公元150~154年——約公元215~219年),名機,字仲景,漢族,東漢涅陽縣(今河南鄧州市穰東鎮)人。東漢末年著名醫學家,被後人尊稱爲醫聖。張仲景廣泛收集醫方,寫出了傳世巨著《傷寒雜病論》。它確立的辨證論治原則,是中醫臨床的基本原則,是中醫的靈魂所在。在方劑學方面,《傷寒雜病論》也做出了巨大貢獻,創造了很多劑型,記載了大量有效的方劑。其所確立的六經辨證的治療原則,受到曆代醫學家的推崇。

自隋唐以後,張仲景著作遠播海外,在世界許多國家和地區享有盛譽。千百年來,仲景學說一直是中醫的理論基礎,被中外醫學者贊頌爲“如日月之光華,旦而複旦,萬古常明”。

張仲景在與傷寒大疫的搏鬥中,在挽救民衆危亡的活動中,樹立了崇高的醫德,冶煉了精湛的醫術,最後完成了垂法千古的醫經。

張仲景尤其以愛人知人救危扶厄的濟世理念;處處爲病人著想的高尚醫德和堅決反對巫術、庸醫的鬥爭精神,而受到廣大人民的愛戴和崇敬。

愛人知人 救危扶厄

張仲景在其《傷寒論》自序中明確提出“而進不能愛人知人,退不能愛身知已,遇災值禍,身居厄地,蒙蒙昧昧,蠢若遊魂,哀乎……”了解人,愛護人,尊重人是張仲景以人爲本思想的真正體現。

處處爲病人著想

忠誠于人民的健康事業,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是社會主義醫療道德的基本原則。我們今天的優秀醫德,正是在繼承前人精神文明成果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從《傷寒雜病論》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張仲景在行醫治病的生涯中“處處爲病人著想”的崇高醫師道德。

精心診斷、細心觀察

張仲景的《傷寒論》被稱爲“中醫之魂”,創立了“辨證論治”的原則,“證”是病人的客觀存在,有了“證”才能辨明原因,確定治法和運用方劑。張仲景在《傷寒論》中就指出了千余個病症,同時明確了主證、兼證、變證和夾雜症。這些都是仲景在充分運用“望、聞、問、切”以後得來的寶貴信息,有些“證候”和“證狀”還是通過與病人近距離的臨床觀察而獲取的。

如《傷寒論》397條原文中,涉及“汗”的字就有128處之多,有全身出汗的,有半身出汗的,有背部或腹部出汗的,有頭上出汗到脖頸而止的,有自汗、盜汗、藥後發汗,有微汗、多汗、大汗等。一個“汗”字就引出了《傷寒論》的兩大名方——初感傷寒本身已有汗的桂枝湯,本身無汗的麻黃湯。這些精細微妙的觀察辨證,既是張仲景精湛醫術的寫照,也體現了醫聖一切爲了病人的良苦用心。

處方簡煉、用藥精當

東漢末年,頻發的戰爭和自然災害,使田園荒蕪,民不聊生。張仲景特別體恤民衆的貧苦,他在《金匮玉函經》中明確指出:“珍貴之藥,非貧家野居所能立辦”爲此他盡量使用常見和便宜藥物,組方力求藥味少而精。他所留下的375首名方中,絕大多數方劑的藥味不過五、六品,有的三兩味,亦能治愈危重大症。

如治療“四肢厥逆,亡陽虛脫”的“四逆湯”爲三種藥物組成;治療心髒動悸脈博間歇的“桂枝甘草湯”就只用了兩味藥,治療“急性咽痛”證,更專用甘草一味而名曰“甘草湯”。治療“婦人産後腹中痛”的“當歸生姜羊肉湯”則體現了藥食同源之妙。

仲景所制的這些藥方,使貧寒之家都能使用,並且藥專力宏,有相當高的療效,從而成爲傳之千古的“經方”,這些“經方”既體現了他精微深妙的醫術,又凝聚著處處爲大衆著想的真情。

深入探索、認真醫囑

張仲景不僅認真精確地診斷疾病和細致入微地觀察病情變化,而且對方劑配伍,藥物制作、煎服方法、服藥數量,時間和服藥後注意事項都一絲不苟地囑咐病家,以求獲得最佳療效。

《傷寒論》的第一個方子“桂枝湯“在煎服法方面,張仲景就詳盡地說明了八條注意事項,如:服藥片刻,再喝熱粥一升,以助藥力;服藥後覆蓋衣被,微微發汗;服藥期間必須忌口,並列出應忌物品。

此類醫囑,論中不勝枚舉,從這些諄諄醫囑中我們可見張仲景爲了普救蒼生而苦求良法,他不但出入茅棚寒舍給病人診疾,還親自爲一些病人煎藥喂湯,探索和掌握用藥規律,以自己的實踐爲後世樹立了高尚的醫德典範。

反對巫術 痛斥庸醫

封建社會人們對自然以及疾病的認知有限,所以就出現了大量的巫神,巫醫和方士,他們從給皇帝煉丹到裝神弄鬼,愚弄百姓。張仲景懷著對醫藥方術和對廣大人民群衆極端負責的態度同當時盛行的巫術進行了堅決的鬥爭,宣傳無神論觀點,揭穿迷信害人活動。

他還痛斥那些草率從事,贻誤人命的庸醫。這種不負責的醫生,看病只滿足于花言巧語的口頭應付,望診病人,裝裝樣子,相對片刻,就隨便開個處方。診脈更是不全面,不細致,連寸、關、尺三部的脈象也未摸清,甚至脈的博動不夠次數就停止按脈。患者最近的病情尚不能判斷,對于全身的症狀,更是毫無印象。這樣的醫生怎能爲民衆診病除疾呢?他曾痛心疾首地說:“哀哉烝民,枉死者半,可謂世無良醫,爲其解釋。”其憂民之心,蒼天可鑒。

醫聖的偉大在于他有精湛的醫術,在于他有垂法後世的醫經,從而哺育了自東漢以後的曆代名醫,更在于他有著博愛的胸懷,敢于直面黑暗的勇氣;處處以人爲本的崇高信念而使醫聖張仲景自立于民族之林,受萬世敬仰。這種偉大的精神永遠啓迪著後人,鼓舞著科學界的人士不懈奮鬥。爲此金元四大醫學家之一的李東垣贊曰:“後之醫者,宗《內經》法,學仲景心,可以爲師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