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喪偶公公當“紅娘”,老公怕新媽“侵財”竟要和我離婚


傾訴人:山西闫女士

我叫闫晶,今年33歲,山西朔州人,自己經營一家網店。丈夫李志達(化名),39歲,是市司法部門的一名公職人員。

我和老公結婚快十年了,育有一名可愛的兒子,今年8歲。丈夫是獨子,婆婆是一名職業家庭主婦,公公是一位政法系統退休幹部。公婆住城西,我們小家安在城東。

公公在職時工作非常繁忙,一個星期在家吃不了一次飯,婆婆就在家帶孫子做家務。2010年,公公退休回家後,爲打發時間,又迷上了釣魚和打門球,每個星期出門釣兩天魚,每天早上和下午去打門球,隔三岔五和老戰友聚聚,日子豐富多彩。

2015年3月,婆婆被查出得了肺癌晚期,不到兩個月,就過世了。婆婆剛走那會,公公和老公情緒都非常低落。公公大半輩子都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家裏大小事情也都是婆婆當家拿主意,這忽然一走,相當于家裏的主心骨沒有了。

有天晚上,我們一家三口去看公公。打開房門,屋裏髒衣服、空泡面盒、煙盒扔的到處都是,淩亂不堪,69歲的公公躲在沙發一角默默的擦試著眼淚,頭發花白、胡子拉碴。全然沒有了往日衣冠楚楚、意氣風發的模樣。

我們見了很辛酸,商量把他接到我們小家去,公公堅決不去,他說我們工作都忙,他不能像婆婆那樣幫我們帶孩子已經很對不起我們了,自己不能再添加我們的麻煩,而且,和我們在一起生活,他也不習慣。

回家路上,我對老公說:“你爸一輩子被人照顧慣了,生活自理能力是很弱的,看他一個人的日子過得這麽糟,可真不是個辦法。”老公沈默著一聲不吭。

不久後的一天,我和本市一個老客戶聊天時,得知她父母很早就離婚了,是她媽媽一個人把她和弟弟拉扯大的,她和弟弟都很想爲媽媽盡孝心,給她找個老伴,讓她安享晚年。

我一問年齡,她媽媽今年剛60歲,應該和公公很合適,就把公公的情況跟她一講,她也覺得不錯,我們通過微信互相傳了雙方老人的照片。

過了幾天,我跑回公公家,將客戶媽媽的情況說給他聽,並給他看了照片,公公考慮了一會,說可以接觸下。

回家後我就將公公的態度講給了老公聽,沒想到老公一聽火冒三丈,指著我的鼻子破口大罵,說我是個黑良心的女人,他媽媽爲家奉獻一輩子都沒享什麽福就走了,才不到一年,我就要張羅著給他找新媽。還罵我腦子進水了,說給他老爸找新媽,以後老頭子和新媽領了證了,老頭子的房子、財産、存款就沒我們的份了。我辯解說:“是死去的人重要還是活著的人重要,沒看你爸一個人過的多可憐嗎?再說,那些財産也不重要,我們也不稀罕,只要你爸過的好就行了。”

哪知,老公更是覺得我不開竅,咬著牙惡狠狠地瞪眼說:“我們家的事從今往後你少給我插手,否則別怪我和你離婚!”

一邊是孤獨無依的公公無人照料,一邊是絕決的老公毫不退讓,誰能出個主意,我該怎麽辦呢?

編輯回複:

好好和你老公溝通一下,他可能主要還沒有從失去母親的悲痛中蘇醒,一 時間確實難以接受另外一個母親,但是作爲旁人,也認爲你父親找一個伴對他來說好一些,少來夫妻老來伴,總比他一個人過好。至于財産的問題,可以讓你老公和你公公協商解決,給老公一點時間,然後,也可以讓親戚朋友做做工作,如果大多數人支持,再看看他的反應。

記錄:王青 編輯:楊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