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汀類降脂藥竟然加速動脈硬化和心力衰竭!


Vincent Vincent

全球有接近2億人口正在使用“他汀”來預防冠心病,但最新的研究發現:

盡管他汀類藥物可以有效地降低LDL膽固醇,但它不僅不能預防冠心病,甚至會加速動脈粥樣硬化,導致心力衰竭!這些令人大跌眼鏡的新研究指出他汀類藥物存在著災難性,甚至是致命的副作用。

在利益的推動下,他汀成了神藥自1987年以來,他汀類藥物就被引進臨床醫學,並根據其可以降低LDL膽固醇的原理,來推測他汀可以用于預防冠心病。然而,在2004年以前,有關他汀可以降低冠心病風險的研究大多數都是由藥廠的資金所資助的。這些研究不僅有失公允,爲了促進他汀的銷售,有的甚至提議要降低膽固醇的最高允許範圍。

直到2004年,新的臨床試驗法規才開始生效。之後,有關他汀和冠心病相關性的所有臨床試驗都與制藥行業沒有利益關系。這些新的研究得出了與以往不一樣的結論:他汀類藥物是可以有效降低LDL膽固醇,但對預防冠心病卻沒有明顯的益處![1,2,10]

箭頭尾部代表他汀使用組,頭部代表對照組

可見04年前後的研究結論有很大矛盾他汀甚至不降低風險,反而增加風險,現在,大多數科學家仍然聲稱他汀類藥物可以有效預防冠心病,但這些結論是基于荟萃分析的結果,涵蓋了那些由藥廠資助的科學研究。

統計學的障眼法使他汀類藥物看起來安全有效,但卻扭曲了事實,錯怪了膽固醇,誤導了臨床醫生。

發表于《臨床藥理學專家評論》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他汀類藥物的廣告,用“相對風險降低”的統計方法放大了其益處。

事實上,在接受他汀類藥物治療的100位高膽固醇患者中,罹患心髒病的人數只從原來的2位下降成1位。

從“絕對風險”來看,他汀類藥物其實只惠及1%的人。但轉用“相對風險”後,它就成了降低50%的患病機會。

這也是藥物公司喜歡用相對風險來做廣告的原因,但它並沒有告訴你,高膽固醇導致冠心病的實際風險本來就很低。

他汀誘發心力衰竭

1990年首次報道了由他汀類藥物導致心力衰竭的病例[6]。有5名穩定的心肌病患者在開始洛伐他汀治療後不久即出現心肌功能的急劇惡化,但這些患者在停止他汀類藥物治療並補充輔酶Q10後心髒功能得到恢複。

2004年,14例高脂血症患者接受阿托伐他汀治療3〜6個月後,有10例發生了心髒舒張功能障礙,隨後每天補充300mg輔酶Q10,3個月後逆轉爲正常[7]。

2005年,研究人員跟蹤隨訪了50例出現他汀類藥物副作用的患者[8]。除了肌肉疼痛、虛弱、疲勞、呼吸困難,周圍神經病變和記憶喪失等症狀外,這些患者中大約有四分之一的人出現充血性心力衰竭。補充輔酶Q10隨訪2年後,患者主訴症狀改善,50%心力衰竭患者心肌功能明顯改善。

事實上,缺血缺氧缺能量(ATP)就是導致心肌細胞損傷的主要原因。

他汀類藥物在抑制膽固醇合成的同時,也會抑制輔酶Q10的合成,造成能量供應短缺,這是他汀類藥物誘發心肌損傷的作用機理。

已有研究證實,服用他汀類藥物的個體,不僅血壓和血糖會升高,而且負責抗氧化的輔酶Q10和谷胱甘肽的水平也會下降,最終導致線粒體制造的能量減少[3]。

在中國的克山省,擴張型心肌病(克山病)很常見,後來發現這是由于土壤中缺乏礦物質硒,導致機體不能合成足夠的谷胱甘肽過氧化物酶。

事實上,谷胱甘肽過氧化物酶活力越強,冠心病意外的風險就越低。

但是,他汀類藥物不僅抑制了輔酶Q10的合成,也抑制了硒蛋白的合成,導致機體的抗氧化能力急劇下降。

這是他汀類藥物誘導心力衰竭的另外一個機制!

他汀類藥物促進動脈鈣化

在糖尿病的臨床研究中,與低頻使用他汀類藥物者相比,高頻使用他汀類藥物的人表現出冠狀動脈鈣化的加速[4]。

還有科學家評估了6673人的冠狀動脈CT血管造影(2413人服用他汀,4260人不服用他汀),他們當中沒有任何受試者有已知的冠狀動脈疾病。

這項研究的最終結論是令人震驚的[5]:他汀類藥物的使用與含鈣的冠狀動脈斑塊的患病率增加以及嚴重程度顯著增加有關!

不僅如此,一項針對患有心力衰竭的美國退伍軍人的研究發現[9],接受他汀類藥物治療5年,與未接受他汀類藥物治療的患者相比:

① 糖尿病發病率更高,並且隨著他汀類藥物使用時間的延長而增加。

② 冠心病死亡率更高,並且隨著他汀類藥物使用時間的延長而增加。

這些新的研究都和20世紀90年代前由藥廠資助的臨床試驗的結果不一致。

所以總結來說,基于現有的藥理學證據和臨床試驗結果,以下生理機制都支持他汀會促進動脈鈣化,導致心力衰竭。

1. 抑制維生素K的功能,引起動脈鈣沈積

2. 抑制輔酶Q10合成,損傷線粒體能量代謝

3. 幹擾硒蛋白,降低機體抗氧化能力

考慮到他汀類藥物的不良曆史背景,現在必須重新評估它的益處是否大于弊端!

他汀還能不能吃了

在現階段,期望所有的臨床醫生一下子轉變思維是不現實的。

所以如果你需要服用他汀,請嚴格遵醫囑吧。

當然,我更渴望看到的,是醫生開具飲食和營養方面的處方,而不是他汀。

另外,我們是否有必要降低膽固醇,也仍然是一個備受爭議的話題。

根深蒂固的思想,一定需要大量的創新研究才能顛覆,我只希望它們能夠來得更加猛烈些!

就像破除封建迷信一樣,飲食和健康的觀念,也許未來10年內就會有一次大變革,不遠了!

· END ·

參考文獻:

[1] Okuyama H, Ichikawa Y, Sun Y-J, et al. Prevention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from the cholesterol hypothesis to ω-6/ω-3 balance. Karger; Basel: 2007Ravnskov U.

[2] Fat and cholesterol are good for you!. GB Publishing; Sweden: 2009

[3] Larsen S, Stride N, Hey-Mogensen M, et al. Simvastatin effects on skeletal muscle: relation to decreased mitochondrial function and glucose intolerance. J Am Coll Cardiol 2013;61(1):44-53

[4] Saremi A, Bahn G, Reaven PD, et al. Progression of vascular calcification is increased with statin use in the Veterans Affairs Diabetes Trial (VADT). Diabetes Care 2012;35(11):2390-2

[5] Nakazato R, Gransar H, Berman DS, et al. Statins use and coronary artery plaque composition: results from the International Multicenter CONFIRM Registry. Atherosclerosis 2012;225(1):148-53

[6] Folkers K, Langsjoen P, Willis R, et al. Lovastatin decreases coenzyme Q levels in humans.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990;87(22):8931-4

[7] Silver MA, Langsjoen PH, Szabo S, et al. Effect of atorvastatin on left ventricular diastolic function and ability of coenzyme Q10 to reverse that dysfunction. Am J Cardiol 2004;94(10):1306-10

[8] Langsjoen PH, Langsjoen JO, Langsjoen AM, et al. Treatment of statin adverse effects with supplemental Coenzyme Q10 and statin drug discontinuation. BioFactors 2005;25(1-4):147-52

[9] Thambidorai SK, Deshmukh AR, Walters RW, et al. Impact of statin use on heart failure mortality. Int J Cardiol 2011;147(3):438-43

[10] https://doi.org/10.1586/17512433.2015.101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