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病逝下葬鍋中水燒不開, 嫂子無知做一事十天後她深夜去世


我是土生土長的鄉下人,家中還有一個哥哥,他比我有出息,結婚後常年住在城裏,爸媽都是我們兩口子照顧著。年初的時候我媽總是喊頭暈,到醫院檢查了好幾次沒查出什麽,誰知道前幾個月變得嚴重了,最後才知道患重病了,所謂病來如山倒,家裏一下子亂套了。我們兄弟感情還不錯,當天晚上我就給他去了一個電話:

“哥,你和嫂子抽空回趟家,媽可能不行了。”

要說也怪,我們兩兄弟的婚姻還算幸福,家裏也很和睦,從來沒有因爲錢和情的事而紅臉,我哥當晚開車回到家,正准備送醫院,我爸一把拉住了,紅著眼對我們說:“別去了,你媽不能離開家了,她就剩最後一口氣憋著,肯定是等老大回家。”我哥連忙下跪在床前,不到5分鍾,我媽就走了,三十年的情感婚姻讓我爸哭到流血。

在我們當地擡棺的人需要燒水洗手去陽,這樣逝者也會走得安穩。這些東西,說白了就是套路和迷信,但有時候你又不得不這樣做,作爲我個人而言,我只相信人的情感是真的,可就在燒水的時候怎麽都燒不開,嫂子是城裏媳婦不懂這些,她突然冒一句:“你換個插電的鍋不就行了!”

說完這番話,她順手把鍋裏的水給倒掉了,當時在場的長輩都傻了眼,我大哥推了嫂子一下,厲聲怒斥:“你手真欠,有你什麽事?沒用的女人,真是掃把星,我怎麽娶了你這個敗家的玩意。”

我擔心影響到他們兩口子的夫妻感情,特地從中緩和了幾句,可是嫂子心裏感到十分憋屈,揚言回到家就帶著孩子要離婚,十天後我哥給我來了電話,我以爲兩口子真離婚了,誰知道我哥直接說:“你嫂子走了。”

我半天沒緩過神來,直到大哥哽哽咽咽,直到放聲大哭的時候,我才意識到嫂子是去世了,我又和我爸包車趕到城裏,當時只看見我哥跪在地上,女方的娘家人一直抽打我哥,說結婚這幾年,他從來沒有給過她好臉色。